热搜: 林木目录

“天然材料当然就是可持续材料了!这还有什么好说呢?”相信很多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这也是 R.I.S.E.可持续时尚实验室在分析2021年调研报告时了解到的现状——在购买过可持续时尚产品的受访者中,表示购买过天然植物类材料制成的可持续时尚产品者高达86%。通过访谈,我们发现,大部分受访者认为“天然植物材料”与“可持续材料”概念相同,可以划等号。

“可持续”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概念,太多时候我们都会因各种模糊的信息而不知所措。比如,怎么知道哪些材料是可持续的?

那么,天然的总是等于好的?回收的、合成的就总是等于坏吗?

答案是不一定!

一、植物性面料的世界:棉和麻没有那么简单

首先,我们来看看什么是“可持续面料”——可持续面料是指可回收,使用后可降解,且供应链透明,在生产制造过程中对环境产生的压力较小并且各环节都对环境污染小的、经久耐用、可以循环使用的面料。

以大家熟悉的麻为例,大麻、亚麻等也是比较环保的天然面料。

“大麻”也叫“汉麻”,中国在6000多年前开始种植。汉麻自带天然抗菌功能同时生长速度快、植株高的优势,也能有效地抑制杂草生长,减少使用除草剂,有效降低农药对于环境的影响及对土地的污染。它需要的水比棉花相对少得多,还能从大气中吸收一定二氧化碳,这几年也逐渐看到很多设计师品牌使用汉麻进行设计。

还有我们熟悉的亚麻。就可持续性而言,亚麻几乎与大麻相同,唯一的区别是亚麻来自亚麻植物。与大麻不同的是,它的生长极其自然,是靠天吃饭的典型,因此亚麻的产量并不高。很多高端的家居产品线都采用了亚麻进行设计,例如百年比利时皇家御用品牌 Libeco。

除了麻,最常见的天然材料就是棉了。这几年“有机棉”的呼声很高,因为传统的棉花种植过程中携带大量的农药和污染程序,所以很多棉织品在本质上并不环保和安全,也大大降低了再次循环利用的可能性,所以普通棉花并不能算作是可持续面料。

“有机棉”则是规避了化学废料和杀虫剂的使用以减少对土地的损害,从种子到农产品全天然无污染生产的棉花,所以被纳入可持续棉花里的一员。

从生态的角度来看,有机棉花种植比传统棉花少消耗62%的能源和88%的水。

“有机棉”以各国或 WTO/FAO 颁布的《农产品安全质量标准》为衡量尺度,棉花中农药、重金属等有毒有害物质含量控制在标准规定限量范围内,诸如美国农业部有机认证、全球有机纺织品标准 、有机成分标准 、公平贸易、Bluesign 和 Oeko-Tex 100等都是目前国际通行的标准认证。

前不久,国内首批按照“中国棉花”可持续发展项目管理规范生产的棉花,也在新疆进入审核认证环节,通过审核认证后,其生产的皮棉有望作为首批“中国可持续棉花”进入流通环节,并最终通过品牌商和零售商传递到消费者手中。

所以简单来说,“有机棉”是可持续的,普通棉却恰恰相反成为污染最严重的面料之一。这里面的关键点是要求在生产的每一个环节都保持自然纯净的种植,这显然会在供应链操作上带来巨大的监管和操作难度。

“有机棉”不易得,这时候“再生棉”就站出来了。当谈到可持续的服装面料时,再生棉往往榜上有名。毕竟棉是服装行业最常用的面料,事实上,近一半的纺织面料都使用了棉。

“再生棉”是将快时尚等行业大量使用的普通棉制品进行回收再利用,减少了对水、能源和栖息地的破坏,同时使棉花远离垃圾填埋场,这意味着您最喜欢的棉质内衣或可持续蓝色牛仔裤是可以由工业织物废料或其他回收棉服制成,产品因此具有了可循环生命周期,前景无限。

由于一件棉制品的服装只要混纺含量不超过4%,就可以被回收成再生棉,因此很难知道再生棉来源和再生棉是否是纯棉,这使得“再生棉”依然存在认证和监管上的困难。

二、创新VS延展多面镜——天然面料的可持续化进程

对于消费者来说,天然面料常年占据了最受喜欢的面料排行榜,其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我们对于天然的质地总是有着莫名的好感,以及它们能够带来的自然舒适感。

但是除了植物性面料,常见的羊毛、羊绒、丝绸等动物源面料面临的也是一样的问题:这些动物在生长的过程中是否保有了环保性的环境和措施,如何更加合理有道德观、可持续地利用动物身上的资源。在时尚行业的发展过程中,这些问题也不断受到重视和改善,出现了越来越多符合可持续发展理念的天然材料。

道德羊毛——从前我们都是不管不顾“薅羊毛”的人,那么可持续的羊毛需要考虑绵羊本身的操作以及一系列动物福利和伦理问题。一些通用的认证及标准包括:负责羊毛标准,认证的有机羊毛,认证的动物福利认证,认证 Humane® 标签,土壤协会有机标准和气候有益 Fibershed 等。

美利奴羊毛——美利奴羊因为皮有皱纹,会产生更多的羊毛。很多来自澳大利亚的美利奴羊毛要慎选,但如果它来自新西兰,则会有保障很多——当然如果品牌本身可以提供溯源链条,就是更加有保证的选择了。

有机丝绸——是的,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经典是如此好用耐用可持续,丝纤维来自仅以桑树叶为食的蚕,桑树叶抗污染且易于生长。这种植物的特性使丝绸生产成为一种相当低的浪费产业。但由于涉及到蚕养殖行业,必须审查品牌并确保它们使用合乎道德的生产方法,因此建议寻找 Peace 丝绸或 OTEX 认证的有机丝绸。

值得一提的是,伴随着可持续的发展,更多小众的天然材质逐渐走向了市场,比如牦牛绒。

中国本土的可持续时尚品牌,将目光锁定在了高原之舟。牦牛是中国青藏高原及其毗邻地区的特有牛种,中国已经有长达3000年以上的牦牛驯养史。而现有1200多万头的牦牛占世界总头数的85%以上,因为牦牛一年四季都会大量脱落,因此收获毛皮实际上并没有以任何方式直接涉及到动物本身,而是利用了一些本来会在自然界中生物降解的东西,可以说先天有着强大的可持续优势。

同时,这生活在世界上海拔最高处的牦牛绒毛因为更加保暖柔软。近年来已被应用于服装生产领域,随着加工工艺和技术的提高,牦牛绒也有望成为又一种走向大众的天然纺织原料。

三、大自然的神奇馈赠—— 天然材料的创新应用

天然材料的另一个问题是:现有的天然纤维很难实现百分之百回收,必须要添加新的纤维以保证面料的品质。即使是优质的天然面料,其回收率最高也只能达到30-50%,所以,创新十分必要。

近年来,时尚届不断出现了以仙人掌、菠萝、香蕉叶、蘑菇、树叶、苹果等植物基原材料制成了面料,更为环保的生产过程大大地提升了其可持续性。比如不需要水就能生长的仙人掌,其叶子可被用来制作纯素皮革,植物的其余部分完好无损,整个过程对环境的负面影响很小。

还有一定程度上再次利用食品行业的废弃材料,促进循环经济的可持续材料。例如法国球鞋品牌 Veja 推出了由玉米工业废料制成的、可生物降解的小白鞋 Urca、H&M 的 Conscious 系列中使用了用废弃葡萄皮及茎制成的创新皮革。

科技在不牺牲产品质量的前提下,为行业提供了多种替代自然材料、且环境友好的解决方案:Gap 的部分羽绒服产品采用了 PrimaLoft 超细纤维填充物,这类羽绒服的保暖性能相当于蓬松度500的常规羽绒服,在潮湿环境下依旧能够起到绝佳的保暖性能;开云集团合作投资了由菌丝体、蘑菇的根部结构和其它真菌制成的材料,的外观和质感媲美动物皮革。

严格来讲,没有一种织物是100%完全可持续的。而“可持续面料”也并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情况。但许多天然材质产生的负面影响,常常由于产业链的不透明,而被消费者忽略。

正如可持续是不断演进和发展的,面料也是如此。其中,透明度对时尚行业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这不仅是在帮助消费者更深入了解知识,更是引导消费者做出可持续的消费决策、完善可持续商业环境的必须。

只有当“可持续”深入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我们人类才终将不再是大自然的掠夺者。